2015年8月27日星期四

第十三屆徵文獎決選入圍作品詳細評語



貼過各篇心得,加上結果已公布,一如以往,我在這兒送上五篇決選入圍作的詳細評語。官網評審記錄中只包括了部分內容,我提交的書面意見較詳細,在這兒公開就好。我也會在撰寫本文時加上一些補充。以下內容涉及各篇劇情及謎底,未讀作品的請勿點開喔。


16.寂寞球體
無雷心得:【徵文獎心得】16.寂寞球體
  • 這應該是近年徵文獎中將寫實推理與新本格推理揉合得最出色的作品了。我記得玉田誠先生說過類似的話,推理小說追求的應該是驚奇感為先,而本篇的敘述性詭計應該能製造一定程度的意外性。在那個意外性之上,以外遇和家暴作為主題,再讓主角呂欣儀跳出了那個復仇惡念的圈圈,利用敘述性詭計的鏡像設計來投射出兩代人對相同際遇的反應異同,對讀者來說這故事的後味應該很不錯。
  • 仔細分析結構的話,本作其實有兩個謎底(爆點),一是死者的身分,二是時代的落差。我讀到一半已肯定前者(不是作者在描繪上有什麼破綻,只是這種套路只有用這方法才能符合讀者心願但又能令讀者意外),後者也有想到,但沒太在意。這也是令我覺得有點可惜的地方,時代落差其實是另一個大爆點,但兩個時空的連結太少(只有呂弟弟和呂媽媽住院),令我有種浪費了一個好設計的感覺。時間性的敘詭要盡量加強雙方連結,描寫愈多,意外性便愈強。比如說,呂欣儀準備殺人時臨時改變地點,可以加入對劉警官的敘述(例如在另一主線說出劉警官曾破過某殺人案,風光一時,這邊廂呂欣儀也聽過事件,擔心改變在故鄉殺人會逃不過劉警官的法眼之類),當最後劉警官跟呂欣儀見面一刻出現時代落差,那意外性便會更強烈。
  • 不過話說回來,以上只是我個人對敘詭的苛刻要求,在短篇推理中,目前的寫法其實已足夠。搞不好我自己也沒能寫到這地步哩。
  • 之前提過,一些描寫上的細節可以加強。劉警官跟阿砲見面後再到現場調查的那段描寫,相當古怪。先是將那個河堤邊叫作「命案現場」(那只是屍體發現地點,沒證據指死者是在那兒被殺),然後說「從命案現場回推兇手行凶的脈絡」(從浮屍發現地點回推「行凶」未免太跳躍了,頂多只能回推「棄屍」吧),再寫道「兇手選擇在這兒棄屍」(河流不是會動的嗎?「這兒」其實是指河堤一帶方圓數公里?),都讓我覺得怪怪的。如果作者在描寫浮屍的細節上清晰一點,例如指出因為某些證據(例如水閘)確認棄屍地點一定在屍體發現地點及上游二百公尺以內,讀者會容易一點跟上作者的想法。
  • 最後解謎算是很圓滿,但想深一層,有個地方也很古怪。劉警官明明看穿案情了,卻一直不作聲,讓呂小弟承受著罪咎,七年後卻很爽快地在偶爾碰面的機會下將事情說穿了。假如他真的願意裝作無知(反正死的是個混蛋),那他便應該一直裝下去;假如他想減輕呂小弟的罪咎,那便不該七年後在這場合下說出這麼重要的事,而是很可能退休後便偷偷跟呂小弟說(「我現在已不是警官了,所以我沒有義務拘捕你啦」)。在這種環境下解謎不是不行,只是,這鋪排讓我覺得劉警官是個自我中心的傢伙,削弱了這角色的「好人」感覺。假如解謎是出於某種契機(像殺人罪追訴時限已過、劉警官準備離開台灣再不說便沒機會說),感覺會較圓滿。
  • 話雖如此,以上都只是挑小毛病。作品本身很不俗,發想很優秀,我滿喜歡的。
補充:
啊,原來本篇是上屆入圍者張乃玓的作品,我還以為是新人,真是不好意思。我覺得〈寂寞球體〉比〈意外計畫〉進步不少,除了詭計的強度增加不少外,結構上更為圓滿,更重要的是,敘述性詭計發揮了良好的功用,提高了意外性。當然,敘詭是兩面刃,或許有讀者很早猜到謎底,對我說的「提高意外性」持反對意見,不過這不是作者能控制的。在撰寫敘詭作品時,作者只能盡力令故事圓滿有趣,要有「就算讀者看穿了謎底,至少也會覺得故事好看」的目標,我覺得本作正是走對方向了。



21.重返竊案現場
無雷心得:【徵文獎心得】21.重返竊案現場
  • 故事很有趣,那種筆調跟市面流行的日本幽默推理水平有過之而無不及,爽快閱讀是本作的一大賣點。
  • 推理方面可說是四平八穩,可惜的是主軸是很傳統的倒敘推理,我本來期望有更破天荒的新本格玩法(以小偷掉手機作為開場,這種喜劇式的起首若配上新本格大概會更精采)。詭計中的女主角(偵探老婆)是亮點,她的設定為格式平庸的倒敘推理注入了檯面下的趣味。
  • 然而,有兩點我覺得要提出。首先的是,本作受制於格局,無法令故事顯出更深入的主題。假如一部推理作品的複雜度奇高、謎團重重疊疊,我也不會留意作品本身有什麼意義,但謎團不那麼複雜的話,讀者很自然會問「在有趣之外還有什麼」。這便是我說的「類型上的吃虧」,這篇跟〈寂寞球體〉一比,感覺上便有點乏力,那邊玩敘詭還可以在主軸加入人生議題,這邊卻只是幽默跟傳統本格謎團配上旁敲側擊的社會吐槽,發想的格局層次難免有高低之分──雖然本作在同類型作品之中已做得夠好。
  • 而另一個問題在於主角的定位。主角太有趣,讀者很可能一開始便認同了這角色(縱使他是小偷),可是故事卻是傳統的倒敘推理,即是讓主角留下一堆破綻,讓偵探和讀者一起推敲,最後拘捕主角。這令讀者的情緒有點反覆,因為讀者一開始對主角產生好感,最後卻是他遭殃,或多或少會削弱爽快感。用例子說明的話,不妨看看老祖宗盧布朗如何泡製亞森羅蘋的故事,讀者對角色的愛恨,通常跟故事內容呼應,落差不會太大。
  • 不過說到底,本作的推理線其實極之堅固,角色的判斷、行為最後都一一合理地解釋,就連一些細節都有顧及,這種水準,跟坊間的譯作不遑多讓,以徵文獎的水平而言,已足夠奪魁了啊。(就是要看對手)
補充:
話說徵文獎用的是「匿名評審制」,即是我們在審核作品時,是不會知道作者的名字的。當我讀畢這篇時,我的反應是「啊,真是不錯的故事,如果我沒讀過呂仁的〈真假店員〉,這篇就肯定更得我心了」。我當時想,作者可能讀過呂仁的《桐花祭》,學習了呂仁那種風格--可是,當我想到這一點時,腦海裡冒出了另一個想法:「這篇會不會就是呂仁自己的作品啊?」當然我無法證實,我亦不能主動問呂仁,但我再仔細讀一遍故事,便幾乎肯定這篇是出自他的手,本作的偵探夫妻根本就是換了名字的韋達霖和易月理。

其實無論這篇作品的作者是不是呂仁,我也要以客觀的角度去評核,正所謂外舉不棄讎,內舉不失親,更何況我只是猜作者是呂仁而已。我也不妨有話直說,評審工作結束後,我知道作者真的是呂仁時,著實有點擔心,因為我覺得本篇寫得雖然有趣,但缺少了我以前從他的作品中感到的驚喜和獨特性。但我後來讀到他的落選作〈續.ETC殺人事件〉,這個擔心便消失了,因為〈續〉的設計和想法就很有不按牌理出牌的趣味,顯出作者的心思。我能理解準決選評審們選〈重〉而不選〈續〉的理由,在工整度之上,〈重〉比〈續〉優勝許多,但假如不放在比賽中作比較,而是問「哪篇更顯出作者與眾不同」,〈續〉便較突出。



25.夏燕芙蓉
無雷心得:【徵文獎心得】25.夏燕芙蓉
  • 武俠部分一流,可是配上推理,卻似乎進退失據。優秀的推理小說,真相往往是唯一解或近乎唯一解,可是在武俠(尤其是有輕功、內功這些元素)裡,卻容易流於「作者說了算」。
  • 作者在處理推理部分其實很用心,像真凶的到場時間、說出自己不應該知道的證言、為所有角色建立動機充當紅鯡魚、設定謎團背後的凶手動機,即使將故事背景改頭換面(例如變成現代,大盜劫運款車再黑吃黑),也可以適用。作者亦有加入武俠小說獨有的元素作為謎團的一部分(「隱泉」這種武功),故事中有徹底說明埋下伏筆,這也算具備公平性。
  • 可是,當作者特意說明某些「事實」,讀者便很容易猜想這項「邏輯條件」的設立是為了解謎用,於是做成意外性的大幅削弱。我讀到結局的一刻,看到飛燕驚覺眼前人便是天下第一高手夏歷言,我的反應不是跟女主角一同驚訝,而是覺得女主角怎麼笨到此刻才發現。這對追求意外性的讀者來說是個很掃興的佈置。
  • 另外我必須指出,本作的角色太多。如果本作是一部中篇作品,我想感覺會更好,一來作者可以慢慢建立更完整的世界邏輯,讓讀者一一了解,二來可以讓嫌犯們更立體,書寫更多角色背後的動機和立場。我覺得,如果推理小說中作者無法令讀者「認識」一群角色,去思考各人的關係,從而享受「猜凶手」的樂趣,那不如減少角色,將焦點放在「手法」和「原因」之上。
  • 我自己便奉行這原則來寫短篇,愈短的短篇角色便愈少。當我想玩跨類型、建立一套特定世界邏輯的推理故事,我便會寫得很長。(比如說拙作《大魔法搜查線》,足有十二萬字,而我也不認為拙作能視作跟一般「推理」小說相提並論的作品,我只將它定位為給青少年看的「輕推理」奇幻小說而已)
  • 不過說到底,我仍會說我喜歡本作。只是不是以推理的角度來喜歡罷了。
補充:
我想我可以就特殊類型的推理短篇多說幾句。在參加短篇比賽中,類型什麼、格局什麼都可以各自詮釋,但字數卻是鐵板一塊,三萬字便是三萬字,是可以量化的客觀標準。所有故事都得在三萬字之內完成,換個說法,這三萬字便是你的房子大小,各種元素便是各種你要放進這房子的傢俱,嘗試令這房子功能齊備,又讓屋主住得舒適便是目標。有什麼東西需要特別多空間(字數)呢?首先有「角色數目」,人物愈多愈佔空間。其次有「世界觀」(世界法則),假如故事有不依現實進行的規則,便要花特別多空間說明。然後便是「謎團」,亦即是推理小說的核心,讀者們追求的推理作品應有之物,謎團愈複雜,便愈需要空間去鋪陳和解釋。

「角色數目」、「世界觀」、「謎團」三者是互相搶空間的,假如是沒有限字數的創作,這三個元素可以隨意膨脹,但假如是三萬字的話,你用「科幻」或「武俠」的「世界觀」,便要花空間說明,亦同時壓縮了「角色」和「謎團」的可用空間。我們回頭看看過去徵文獎的得獎作,「角色數目」往往不大,作者們都著眼於「謎團」,而像〈平安夜的賓館總是客滿〉這種拿「科幻」作世界觀的作品,角色數目就大幅壓縮,故事圍繞著兩位主角和三位配角發展而已。所以,〈夏燕芙蓉〉從發想開始便吃大虧了,作者放了一大群角色,又要讓角色說明輕功能否渡湖之類,即使「謎團」塞得進房子裡,我們也會覺得房子放的傢俱太多,跟「住得舒適」這目標有太遠的距離了。



29.聽海的聲音
無雷心得:【徵文獎心得】29.聽海的聲音
  • 乍看是老套的故事,我卻愈讀愈入迷。文筆精湛,不少句子寫得很有文藝感,但又沒過火,拿捏得很好。
  • 詭計的設計其實很簡單,就是A下殺手沒殺成卻以為自己成功了,受害者卻倒霉地被B殺死。但本作的賣點不在謎團設計,而是在於留下一大票伏筆讓讀者推理出真相。從阿範進入現場開始,所有描寫和對白都指向謎底,不多不少,公平性可說是一流。而一開始的遊民事件更是關鍵,雖然跟真相沒直接關係,但這描寫令讀者在潛意識中留下印象,當真正的謎底揭開時,這小事件便成為一種「有力的暗示」。不少優秀的推理小說都有用這種手法,而如何不突兀地埋下暗示便考真功夫,我認為本作成功了。
  • 我真的不想挑毛病,要挑的大概就是感覺太八點檔。但卻是很好看的八點檔。
  • 其實我想說,我覺得本作有點東野味,而且是比東野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東野味。不管我喜不喜歡東野,能寫到這地步,就是極之難得啊。
補充:
我是臨近作品集出版之日才知道作者的名字。本來在想「咦,到底從哪兒蹦出一位如此成熟的作者」,看罷作者介紹才發現,原來這位作者是老手,多年前曾自資出版小說,我沒弄錯的話,他數年前也曾投過台推徵文獎。因為我讀了這屆所有參賽作品,所以連他另外投的兩篇也讀過了(作者在頒獎禮上也說出來了,我這可不算是爆料吧),我的意見是,都是相當不錯的作品。我好奇地挖了一下友人們對他之前自資出版的小說的感想,發現評語都是「太簡單了」,但我看他本屆的三篇作品,謎團的分量都拿捏得很好,不會扭得太複雜,但依然有豐富的趣味性和意外性。我猜,他在這幾年間累積了很多想法和寫作經驗,於是能力開花了。他獲獎是個很好的示範,說明寫作之路,除了憑天才橫空出世(像上上屆得主四維宗和上屆得主餅乾怪獸)外,也可以憑努力取得成果的,各位醉心創作的朋友,不妨以此激勵自己啊。



43.獅山大兄與749
無雷心得:【徵文獎心得】43.獅山大兄與749
  • 這篇應該是要把焦點集中在推理之上吧。就算我是港人也覺得文字有點難讀,不過考慮到隱藏角色身分這個要素,作者在以蛋撻視點描寫的部分不得不迴避細節,也許是非戰之罪。
  • 以謎團的部分而言,我覺得滿有趣的。A佈局殺B卻意外被C殺死,然後C在A的佈局上追加自己的佈局,這種設計未必新穎,但要設計得合情合理卻不容易,而我認為本作作者做得很不錯。
  • 更重要的是,本作的謎團運用了Web2.0的特性,將不在場證明的部分放在網路上,這設計絕對值得嘉許。利用科技作為謎團,不少作者會考慮科技層面,例如本作中的「實況」詭計,從科技點切入,還可以使用遙控的技術(以甲電腦串流操控讓乙電腦進行實況),但作者沒有使用這種「硬」點子,反而從人性切入,利用「人看到對方作出回應自己提出的語的行動便當成實時回應」的盲點,配合電玩本身其實是「有限狀態機(Finite State Machine,即是用家的行動其實侷限在一定規範的既定可能的模型)」的特質,可說是將「新」與「舊」結合得當。
  • 敘詭方面,不算突出,但也為故事增加了好些調味料。一般讀者大概會以為蛋撻是郭督察,推理迷便會猜到底誰是誰(這種寫法,肯定有貓膩啦)。這部分嚴格來說是有點犯規的,因為最後蛋撻是一個沒出現過的角色,這種設計很容易惹來負評,不過還好作者在桂問香的一句話裡埋下伏筆,令郭督察的身分曝光時保留了論理邏輯,也算是OK啦。
  • 我讀的時候一直想起〈鄉民偵探團〉,或者這可說是香港版的「網民偵探團」吧。(笑)
補充:
嚴格來說,單純聚焦在推理設計上,我會說本作是五篇中最出色的。雖然我不敢說自己理解島田莊司老師追求的「21世紀本格推理」,但我覺得本作就有這種味道。遊戲實況是近年才普及的玩意,十年前我們還停留在「遊戲是要自己玩」的階段,如果要看他人打電動,只能到遊戲機中心,或相約友人們一起玩。網路技術提升、視訊串流技術成熟改變了電玩世界的面貌,連同社交媒體興起,遊戲實況變成新世代的熱門社交模式,而新世代主機更紛紛加入即時串流實況的功能(例如到Twitch或UStream)。在我的理解之中,「21世紀本格」有以下前提:一、題材是新穎的,詭計是跟這個以前不存在的新事物緊扣的,詭計無法在缺乏這件事物下完成;二、這題材對大眾是較陌生的,只有小部分人了解、熟悉,而作品能讓讀者接觸這新事物、開眼界。本作正好滿足了這兩個要求,而最重要的是,故事中提及的技術是完全符合現實的。

不過,雖然它有上述的優點,我卻沒有給本篇打最高分,是因為我認為本作有它的弱點,其中一項是無法確保所有讀者覺得本作好看。對有接觸過實況的較年輕讀者來說,本作十分過癮,但假如讀者不知道什麼是遊戲實況的話,便很難投入故事,甚至會以為這是什麼作者虛構出來的科幻設定--「線上看人家打電動?還要收視率高過電視台?鬼扯吧?」要克服這障礙,作者便得想方法深入淺出地說明,說服所有讀者接受這些「事實」。


結語:
本屆五篇作品各有千秋,雖然我認為〈夏燕芙蓉〉跟另外四篇有點距離,但我沒有半點懷疑該篇作者霞月的能力(畢竟去年我最欣賞的作品是他的〈推理遊戲〉)。比賽始終有運氣因素,像演技精湛的演員彼得奧圖八次提名奧斯卡也空手而回。無論是本屆沒得獎的入圍者,還是落選的參賽者,只要肯試,機會便繼續存在。或者我們別看彼得奧圖,改看亨利方達,本來以為這輩子跟奧斯卡無緣,怎料能以七十六歲的高齡拿下最佳男主角啊。大家加油~

2015年8月22日星期六

【徵文獎心得】43.獅山大兄與749

香港電玩實況主獅山大兄被殺,棄屍維多利亞公園,嫌犯是另一實況主749,可是749有固若金湯的不在場證明──他在旺角家中打電動進行實況,跟網友有完整互動。調查陷入膠著之際,某個只有十數成員的SKYPE閒聊群組裡,似乎有人掌握到案情的關鍵?

※決選入圍作品

這應該是道地香港作者的作品吧,不但語句帶著粵語風格,杜撰的專有名稱都有其影射之本,看到「黃金討論區」,大概沒有香港人不知道指的是什麼。行文不算流暢,但敘事尚算工整,事件細節交代得條理分明,作為推理小說,是合格有餘。而我認為本作能入圍,在於作者在推理線上下了工夫,因為單看推理元素,便看到推理迷追求的趣味。

本作的謎團也不是有什麼破天荒驚人之舉,但作者結合了兩個詭計,一個是很有趣、帶點不可能犯罪的本格謎團(犯人如何分身殺人?不在場怎可能弄假?為什麼出現一堆有點古怪的細節?),另一個是敘事視點改變的詭計。前者的設計相當有水準,利用了科技與人性的盲點,加上一些傳統的犯罪詭計,製造出相當不俗的新鮮感。至於後者,我想資深推理迷看到這種模式,也猜到「必然有詐」,問題是,「詐」到底在哪裡?本作在後者的設計上不算優異,但也製造了另一層的意外性,兩道詭計並列,令本作成為一篇很別緻的新類型推理故事。

如果說本作的弱點,我想就是作者需要在描寫上累積經驗吧。作為功能性的部分,以及地方趣味的部分都夠好,但整體讀下來就是有點「乾」。不過反過來,本作的主題之一便是網路的匿名性,人與人的接觸只餘下片面印象,而這篇的故事亦帶有相同的氛圍,也許正正體現了這種「Web2.0」的冷漠風情吧。

【徵文獎心得】42.病毒X之殺人事件

醫生關全和妻子沈怡芳在家中被慘殺,兒子失蹤。沈怡芳是病毒學權威,成功利用神秘病毒X研製成極致的抗衰老藥物,到底病毒X跟這案件有什麼關係?孩子又為何失蹤了?

如果當成驚悚小說來看,本作尚算有點趣味,可是當成推理小說來看,就真的不能算合格了。無論在文字、結構與謎團設計上,都有很多可以修改的空間。

首先文字上雖算簡潔易讀,但句字的組合卻有不少問題。作者似乎沒有好好考慮每一節寫什麼,純粹是隨興而寫,於是段落之間的關係不但不強,甚至可以說是無厘頭。比如說「嫌疑犯」的一節,第一段說明了角色方珍跟死者有什麼關係,可是接下來第二段描寫的是法醫和鑑識人員的對話,方珍完全沒有再在這一節出場,令我搞不懂第一段為什麼要提起這個新角色。事實上,本作的文字描述不像小說,反倒像是很詳細的大綱,五百字的內容,大概可以發展成四千字的章節。

再來是推理設計上。由於作者導入了虛構的「病毒X」,讀者便不能以單純的現實推理角度來理解故事,要考慮到當中的科幻特質。這部分還算清楚,作者很早便提出病毒X對人體有什麼影響,算是為世界觀設下了界線;可是,反而是謀殺案中的一般線索沒有好好鋪陳,有不少指向真相的線索是在最後由偵探說出來的,如此一來,本作也是無理可推。

在描寫生物科技的內容上,作者似乎做了好些資料搜集,可惜的是這些優點無法彌補上述的嚴重缺失。或者作者需要在下筆前好好想清楚每一個細節,訂定好每一條線索在何處埋下,這樣子才不會浪費掉那些取材的工夫。

2015年8月21日星期五

【徵文獎心得】41.看見夕陽的歲月

居住在海邊的少女麻雀遇上從奇怪大球中出來的美女Cidney,Cidney之後便跟麻雀和奶奶一起生活。Cidney不時談及她來自的世界的種種,可是為什麼她要離開那個超越生死、完美的世界,來到麻雀身處的地方?

對於本篇,我想我直接說結論較好--假如我是初選評審,我會在初選刷下本作。我不是說本作很差,只是很單純的,我不認為本作能歸類做推理。

如果以純文學角度來閱讀本作,本作大概相當有價值;假如以科幻小說的角度來欣賞,本作也具備相當高的水準。可是本作真的難以冠上「推理」之名。推理小說在乎的是情節的邏輯連結,讀者能夠以某些規則從故事內容歸納真相,而本作的科幻性質遠大於推理性,讀者只能看著作者演繹各段落,而無法預計和思考事件的本質。而更無奈的是,本作的文字趨向文藝風格,我甚至無法了解角色的對話和思緒,伴隨著科幻故事的散發性,我可說是讀到最後還是無法完全理解故事內容。

我猜我明白作者以本作參賽的理由,因為從真相而論,作品的確具備某些推理小說常見的元素,而故事的核心正是一種反邏輯式的邏輯主題,過去有不少科幻名作用過。可惜的是,相比起Philip K. Dick或海萊因那些大師筆下混亂但有序的故事,本作在敘述上加入了好幾重朦朧的面紗,在這個條件下,我想我實在無法把本作當成推理小說來評價了。

【徵文獎心得】40.下課十分鐘

蔡老師被發現昏倒校內,後頭部受傷,陷入昏迷。最早收到通知的許老師發現對方昏迷時手握一角紙片,身旁更有大量碎紙。到底犯人是誰?為什麼現場呈現如此模樣?

推理意思有到,但無論在文字或謎團設計上仍有不少可以改善空間的作品。先談文筆,作者的文字頗難讀,錯別字不時有之,但真正令我覺得讀得辛苦的,是一些「迂迴」的修詞與不直接的描述。我引用幾句用來說明:
放學後,收拾完雜物和成堆的考卷,想到今天開始不必晚自習,晚間的空檔該填補什麼計畫,一時間也沒有想法。
雖然我知道指的是誰,但這串句子根本沒有主語。(本作用的是第三人稱)
怒吼的聲音,許芝芙早自習結束回到教師辦公室,遠處便聽到裡面傳來責備的怒吼,謹慎的探頭偷看。
也許一開始那句「怒吼的聲音」是某種修詞手法(武俠小說式?),但我覺得太累贅了。這些文字令我閱讀時經常分神,難以投入。妨礙讀者理解內容的文字,自然會令作品的評價下降。

而推理方面,我理解作者的設計,可是佈局上和邏輯上也有好些缺陷。條理不夠清晰是其一,讀者要跟隨主角的思維去理解案情變得有點困難,但更重要的是有好些線索(例如衣服上的血跡)是在結尾解謎時由主角說出,這未免破壞了推理小說追求的公平性。除此以外,某個角色的言詞和做法更有矛盾,因為案件展開時,主角以這位角色為「證人」來詢問某個狀態,對方如實相告,最後讀者才發現原來這個角色便是製造這狀態的共犯。假如那狀態是由這個角色製造,目的是掩藏另一件事實,他在主角詢問時便該說謊。當然,這個角色說謊的話,主角的調查很可能走進死胡同,但在整個謎團設計裡這是無可避免的,作者只能以其他手段補救。

雖說本作有上述缺點,單以謎團發想、誤導讀者的枝節上,仍有不少可取之處。作者需要的,大概是繼續創作來磨練文筆和想法吧。